烽火中文 - 其他小说 - 武动之主宰大千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二十一章求见之人

第两百二十一章求见之人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钟后刷新!

        元门等人走后不久,林尘微微沉吟间,便是开始考虑起了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时不我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在东玄域虚耗光阴,到不如早做筹谋,尽快将实力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如此,方才能应对一切变数,真正做到守护这片天地,倘若和原本天地一般,待到山河破碎,无数无辜生灵消亡,他在出来拯救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他也就完全没有了在这方天地存在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天地,不需要这样一个他,他也无法容忍异魔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伤害天玄大陆的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用不了多久,天玄大陆便将成为他前往大千世界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天地,神物榜第一的位面之灵,不会再有人,比他更容易掌控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此,这片天地的整体实力越强,他日后所能调动的位面之力,便是越为庞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不论是为了现在,还是日后,在修炼之事上,他都绝不能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下一次天地大战,虽说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但这世间,最经不住流逝的,便是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晃眼间,自他离开大炎王朝,都已有了十个年头,

        元门等人走后不久,林尘微微沉吟间,便是开始考虑起了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时不我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在东玄域虚耗光阴,到不如早做筹谋,尽快将实力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如此,方才能应对一切变数,真正做到守护这片天地,倘若和原本天地一般,待到山河破碎,无数无辜生灵消亡,他在出来拯救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他也就完全没有了在这方天地存在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天地,不需要这样一个他,他也无法容忍异魔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伤害天玄大陆的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用不了多久,天玄大陆便将成为他前往大千世界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天地,神物榜第一的位面之灵,不会再有人,比他更容易掌控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此,这片天地的整体实力越强,他日后所能调动的位面之力,便是越为庞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故,不论是为了现在,还是日后,在修炼之事上,他都绝不能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下一次天地大战,虽说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但这世间,最经不住流逝的,便是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晃眼间,自他离开大炎王朝,都已有了十个年头,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在东玄城驻扎多年,还是首次见到吕阳这般灰头土脸,林尘小友,你今日之举,真是让人大快人心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林尘微微愣神间,道宗的那位刘玄长老踏空行至,满脸笑容的感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这位东玄城内,道宗德高望重,有着赫赫威名的刘玄长老,看向林尘的浑浊目光,除了原本就有的欣赏以外,还有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大荒芜经之力,重创元门之老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尘今日之举,再现了大荒芜经的威名,

        “刘玄长老客气了,今日还多亏刘长老相助,没有你们道宗的帮助,单单一个九天太清宫,那刘玄可不会如此轻易退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对着刘玄微微笑了笑,拱手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将大荒芜经修炼成功,又有勇有谋,比我们道宗当年的周通,真的是强上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教大人,果真是慧眼如炬,没有看错人,为笑笑那丫头,找了一个好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玄满意的看着林尘,重重点了下头,而后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显而易见,林尘今日对付元门之人的举动,极大的迎得了这位刘玄长老的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敌人的敌人,便是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句永恒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林尘这位九天太清宫的亲传大弟子,还是他们道宗掌教的乘龙快婿,大荒芜经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玄长老盛赞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尘虽有些实力,但还不敢妄自与周通前辈并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刘玄这位道宗长老的评价,林尘自谦了一声,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周通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他是当年的周通,他就绝对不会那么莽撞,独自一人杀上元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时候,自信是好事,但不考虑后果,不顾及身边在意之人的感受,无疑是一种愚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种话,他只能心头自语,不能在道宗之人面前多说什么,他不是刘玄这位道宗长老,他们的身份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通是道宗的骄傲,是道宗弟子之人心目中的神话,即便他与道宗关系非常密切,有些话从他口中说出来,一样会影响他与道宗的关系,会为他引来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诺大的道宗内,即便百年光阴流逝,也依然不缺乏周通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中的愚蠢不智,在他人眼中,未必不会是那种大英雄、大豪杰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周通那一辈的弟子,道宗至今还有着不少,齐雷、尘真这两位殿主,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他们当时那群师兄弟中,二人天赋根本算不得出众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年光阴,止步于生玄境大成,这很能说明二人的天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比起绝大多数化为枯骨的道宗之人,二人跨入生玄境这一门槛,能达到大成境界,成为道宗的中流砥柱,也已是殊为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林尘这般谦虚,刘玄心中对其好感又是增加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拥有修炼天赋的绝世天才,天玄大陆,从不缺少,而能走到最后的……往往都是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周通这位道宗传奇般的存在,刘玄话里话外,无疑是表露出了一种大不同于一般道宗弟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也只不过是一个谈资插曲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尘,我有一问,不知该讲不该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玄沉默了一会儿,摇头定神间,深陷双目中涌现出了一抹挥之不去的疑惑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玄长老,直言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漆黑明亮的眼眸闪烁了下,颇有些愣神思索之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前所施展的那种掌印武学,荒芜之意极为凌厉霸道,连空间都是可以侵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知道林尘的疑惑,刘玄连忙便是解释了起来,先后沉声而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等武学配以荒芜之力使用,可谓是是得天独厚,以大荒芜经催动此法,那更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此等武学你是从何处得来,可否方便,与我们道宗做个交换,让我道宗弟子修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等武学,威力不凡,我荒殿弟子若能习之,必可以将其威力发挥而出,届时,即便没有大荒芜经,也将不逊色于其他三殿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听此言,林尘俊朗的眉宇仅仅微皱了片刻,便是舒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从何种角度来说,刘玄提的这个不是要求的要求都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道宗荒殿处修习了大荒芜经,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凭借着应笑笑的关系,他和道宗无须见外,以前那段时间,他也做了不少顺水人情给道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切同道宗的大荒芜经相比,份量显然是有些不足,终究是他占了大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玄长老见外了,道宗想要这武学,我拓印一份,你们拿去便是,何谈什么交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者说来,如若道宗中真的还有什么好东西,恐怕不用交换,以我的身份,也能够轻易得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爽朗一笑,摆了摆手,但下一刻,他那有些自得的心神便是完全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身侧佳人那有些冰冷的目光,林尘原本还要与刘玄客套几句的话音,直接是哑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绫清竹这位九天太清宫的少宫主面前,与道宗之人关系过于密切,这的确是他顾虑不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林尘何尝不明白,绫清竹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,全然是因应笑笑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他还没有那么铁石心肠,可以完全做到不顾虑绫清竹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话,虽然他已经挑明,但终究是需要给绫清竹一个接受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接受也好,不接受也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顺其自然,他不会过于强求什么,因为在涉及情感方面的事情上,他无法做到公平,也无法做到伟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!

        他和正常男人一样,有着自己的私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区别在于,他不会凭借自身实力,去强迫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不会,以后更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玄大陆,从不缺乏美丽的皮囊,纵使强迫,也需要适可而止,否则,一切都将失去趣味,如同只懂生育繁殖的野兽一般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,就多谢林尘小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玄看了眼愤然的绫清竹后,淡然一笑,而后郑重的点了下头,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尘所遇到的麻烦,人老成精的刘玄,仅是一眼便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争风吃醋,从来都是优秀者身边必会发生的事情,以林尘的天赋实力,长相、容貌,在这东玄域,莫说有两个女子互相不对付,纵然天天打起来,也不会有什么惊奇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一次,待我去道宗之时,会将这等武学交付道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轻吐了口气,与刘玄保证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刘玄也是没有在过多停留,与林尘交谈什么,大手一挥,便是带着那些持有崇拜目光看着林尘的道宗弟子,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尘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玄刚刚离去,林尘便是与东玄域与各大宗派领头之人,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林尘没有在犹豫什么,同九天太清宫驻扎在此的弟子告别了一下,同那位一直在暗中隐藏的许长老传音了一句后,便是带着绫清竹,消失在了众人瞩目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林尘的离去,东玄城外,这场由林尘主导的针对元门之事,最终以元门的失败告终,彻底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尘必会再次名动东玄域!

        今日见证林尘出手的人,没有理由的会相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拥有道宗大荒芜经,一举击败一位死玄境小成顶峰的强者,这等实力手段,在东玄域,已绝非弟子身份可以衡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不知不觉中,如今的林尘,在东玄域,已然是跨入了真正的强者之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修炼岁月无尽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月后,九天太清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太清峰的丹河修炼台上,林尘静静盘坐于绫清竹近前,不知沉默了多久,嘴中方才轻轻吐出了几个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上感应诀的修炼之法,可否口述于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闻得林尘之言,绫清竹一双宛若水晶般晶莹透彻的清眸,当即闪烁出了一缕复杂莫名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迫不及待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轻灵的嗓音自那薄纱遮掩下的红唇传出,仿佛带着一股异样的魔力,不自觉的便是让人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迫不及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愣了愣,而后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男欢女爱,是人之常情,但我提及此事,可没有联想这一方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修炼太上之力,阴阳双修是跳跃不过的门堪,但对我,却并非只有这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刚才询问你的只是太上感应诀的修炼口诀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知自己会错了意,绫清竹倾城倾世的美丽容颜上,仅仅只是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绯红之色,并没有觉得过于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时下的丹河修炼台上,仅有她与林尘二人,无人打扰,算得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上感应诀乃是九天太清宫的不传之秘,除嫡传弟子以外,旁人不可探听修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将此法口述于你极易,但此事,我还需要禀告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绫清竹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九天太清宫内有这样的规矩,那你便问问宫主,到了现在,在她面前,我也无须在顾及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漆黑明亮的眼眸定

        太上感应诀,并非只出自天玄大陆,在他记忆中的那个世界,这是一篇常识性文学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算不得人尽皆知,但也绝对不是什么隐秘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不同之处在于,那片天地同天玄大陆没有任何可比性,那里根本不能进行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拥有太上感应诀,也是无用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询问绫清竹,仅仅是想与自己心中认识的常识性文学,做一个对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发现其中的利己之处,可以修炼太上这等玄妙之力,那是最好不过,倘若不能,他心中记忆的东西没有任何用处,那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二人谈话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尘被一道声音打破了思虑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求见!